()
()

鉴地

1万+

文章

169万

阅读

2020

2021-11-08

分享

万科重罚刘肖幕后:一个被举报的灰色生意


一个罚单,暴露了万科内部的风起云涌。

 

受罚者刘肖,万科集团执行副总裁、首席运营官,北方区域事业集团(BG)首席合伙人、首席执行官,北京万科首席合伙人。2015年初,刘肖从杭州奉调进京,接替了从万科离职创业的毛大庆的位置,成为当时万科最年轻的高管,万科内部极具前途的新星。

 

据“攸克地产”披露,近期,万科在内部调查中,发现原北方区域沈阳公司存在违规违纪问题,北京公司及原唐山事业部在财经纪律自查自纠中,亦发现多起违规问题。

 

万科人事工作小组在自身权限范围内,给予刘肖通报批评并“降级2级”的处分。与此同时,“万科合伙人大会执委会”经过审议,决定扣减刘肖2018、2019年度的经济利润奖金各500万元,合计1000万元。

 

关乎声誉(全公司通报),关乎职级(连降两级),关乎金钱(罚款1000万)——切身利益,生死相关。这无疑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处罚,严重到,足以打乱万科高管团队的既定座次,影响一个明星经理人的事业前途。

 

已经有猎头在关心:刘肖是否会就此离开万科。

 

作为行业内为数不多的、由职业经理人把持的企业,万科内部的接班问题,一直备受关注,目前已经拥有一套固定而成熟的遴选系统。受到重罚的刘肖,很可能就此被排除在接班人序列之外。当然,郁亮接王石的班才几天呢,谈论后继问题为时尚早。

 

出身麦肯锡的刘肖,战略思维过人,尤擅“狼人杀”此类人性博弈游戏,却没想到,自己成了被“刀”的那一个。一直以来,刘肖被认为是万科“战投帮”的核心成员,郁亮的嫡系干将。此次罚单,由郁亮亲自签发,更显出一股“挥泪斩马谡”的悲壮感。

 

关于刘肖究竟牵涉了何种严重事件,我至今没有看到有价值的披露。

 

从流出的文件用词分析,违规违纪问题可能不止一件,也不局限于某一个城市公司,很可能是一个区域性、普遍性的问题,万科最终决定,对北方区域经营与管理负总责的人进行处罚。刘肖,赫然出现在枪口之下。

 

受牵连的或许不止刘肖一人。就在不久前,一则人事任免,成为这场风暴的先兆:担任万科冀北公司(原唐山事业部)首席合伙人、总经理的鄂大鹏,意外辞职。此前天津万科的张大赫,接过了鄂大鹏的职务。

 

一位接近万科唐山公司的人士向我透露,刘肖此番被罚,很可能与万科唐山公司即将被曝光的违规操作有关,或者,唐山公司充当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。

 

从去年开始,万科唐山公司与一个项目合作小股东反目。双方对峙之下,一个游走在灰色领域的“放贷”业务,被无奈曝光。万科在相关司法程序中,处境被动。

 

随着小股东的持续举报,万科的违规操作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,甚至存在是否触犯刑律的争议。这把火,究竟会烧到哪里,尚难预料。

 

2018年5月,位于唐山高新区马家屯的城中村改造项目进入公开市场,最终由唐山万科拿下,项目案名“万科翡翠蓝山”。

 

项目由万科实际操盘,但引入了一个占股49%的合作方——唐山今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这是万科一贯的风格,通过股权合作实现“小股操盘”,尤其在一些新开拓区域,一方面,与当地企业合作,更方便拿地,另一方面,通过并表,壮大了自身销售规模,又因股东分担了投入,从而降低了成本与风险。

 

这本应是一个正常的合作开发模式,但唐山万科却秀起来了“骚操作”。

 

项目前期所需资金12亿左右,唐山万科跟小股东约定:我投入1亿,剩下的11亿,以你的名义出。但又不需要你实际出钱,我安排一个第三方公司贷款给你,利率11.27%。但有一个条件,你的执照、公章、网银等,必须押在我这儿。

 

那个叫唐山今牛的小股东,同意了,它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紧接着,一个“第三方公司”出现了:红色崛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

 

据小股东内部人士透露,这个红色崛起公司,根本就没有与他们见面或尽调,直接给了他们一个盖好章的《借款合同》。紧接着,两笔共11亿资金,就打入了唐山今牛的账户,但因为网银掌控在万科手里,资金很快就转到了项目公司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借款合同约定的期限为一年,具有过桥性质。但到期之后,并不见偿还本金,也没有终止合同,因为网银掌控在万科手中,唐山今牛的账户持续向红色崛起公司支付利息。截至去年初,已累计付息超过1.8亿元。

 

当小股东反应过来,试图终止这个借贷关系,并要回自己的公章与网银时,却遭到了万科方面的拒绝。合作的双方最终反目,对簿公堂。

 

令小股东特别在意的,还有那个红色崛起公司的真实身份。

 

严格意义上说,它并非一个真正的“第三方公司”,而是与万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从公开的股权关系可以看出,北京万科旗下公司占股1%,平安旗下公司占股1%,另外98%的股权穿透至一个叫陈黎的自然人。

 

但据调查,这个红色崛起,实则由万科相关人士实际控制。该公司董事长名为王志红,在多家万科系公司任职。在工商执照中,红色崛起公司并没有放贷资格,但实际上在包括唐山项目在内的万科多个合作案例中,充当了小股东的放贷者的角色。

 

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,它的资金也并非自有资金,而是来自于金融机构。

 

据初步调查,红色崛起的资金来源,包括深圳联合保理、华鑫信托、华宝信托、华能贵诚信托、中原信托、中融信托、华夏资本、平安不动产等金融机构提供的应收账款保理融资,由北京万科提供差额补偿,底层资产是万科购房者按揭尾款债权。

 

具体到唐山项目的话,实际资金来源于华能贵诚信托,资金成本11%,然后以11.27%的利率放贷给了合作的小股东。

 

也就是说,红色崛起仅靠这0.27%的利差,每年就能从唐山项目赚取近300万的收益。

 

要知道,《刑法》上其实是有一个“高利转贷罪”的,也就是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。而这个罪名的起刑金额,仅为10万元。

 

最近,愤愤不平的小股东,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了唐山万科以及红色崛起公司。当然,是否具备“高利转贷”的构成要件,尚有待认定,我们不宜过早下结论。

 

然而,这封举报信所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,却细思恐极。

 

它揭示了万科项目合作的一部分真相:万科不少项目的少数股东,其实并非真正的股东,而更像是一个“影子股东”——它很可能不是资金的真实来处,也不是项目收益的最终去处。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债务债权安排,实现了定向精准的利益输送。

 

此前,大多数合作方都在配合万科,直到,在燕赵大地的唐山,遇到了一个格外较真的小股东。

 

在万科,这样的合作项目具体有多少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上市公司层面,企业的一部分有息债务,就这样被隐藏了。在这些“放贷”业务中,万科有没有在其中提供对外担保,或者对相关公司额外增信,有没有做到及时而充分的信披,也值得监管部门去追问。

 

而最关键的还是,红色崛起,仅仅是万科北方区域事涉的一家公司。在北方区域,以及其他大区,还有很多这样的公司存在。它们实际成为万科管理层所掌握的“出表平台”,一个由企业搭建并为自己服务的“影子银行”或“资金池”。庞大的资金被导向体外循环,流向莫测,利益分配成谜。

 

红色崛起的背后,其实还有一个更值得玩味的背景。

 

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写到过,祝九胜治下的万科财务,有一个庞大的体外影子平台,控制着数百家公司。它的前身是万科的企业股运营中心。去年,万科把2亿股企业股,捐给了清华,实现了与万科权属上的剥离。

 

但其实,这部分企业股早年所获得的分红,日积月累,也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资金池,这个池子仍由万科管理层掌控,并以此为底仓,撬动杠杆,从金融机构那里获得了大量融资,有的又用来买了万科的股票,还有相当一部分,通过各种形式,投入到万科各地的项目,或者向万科更多的合作伙伴,进行配资。

 

梅沙资本、博商资产、合永诚实业等公司,就是这些体外影子公司的代表。只不过,有些公司的业务真的很难启齿,因为处在灰色领域,比如向小股东们放贷。

 

一个小股东的逆袭,撕开了这道铁幕的一角,并在万科的管理层中泛起阵阵波涛。刘肖与他的北方区域首当其冲。在这个隐秘的合作链条中,没有绑紧这个小股东,最终引来了亲近者的反噬,让万科十分被动,刘肖肯定是负有管理责任的。

 

一个1000万的罚单,重重落下。

 

但,这绝对不是终点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恒大地产集团股东层,一个曾经给恒大提供了50亿战投资金的股东背后,也有这些万科系公司的影子。如今恒大深陷泥潭,万科系公司出借的资金,还安全否?

 

但这笔投资,肯定跟刘肖没有关系。(来源:拆哪儿)

大家都在看
楼市经纬
海花有约
海花有约128期圆满举办

现场海花有约私董会128期与来自企业的翘楚们针对行业热门话题当堂论剑,通...

冰雪旅游产业落户大湾区全球发布会在京召开

 2021年4月10日,冰雪旅游产业落户大湾区全球发布会在新华网演播中心成功...